MOUJI

Bend me Shape me Misdirect me

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。

尝试画了一下心目中的程蝶衣(李碧华原作,不是电影版霸王别姬),一个很懒的草稿…

和哥哥的纯真童稚劲儿不同,小说中的蝶衣彻底便是个“女子”,单是站在那里摆个兰花指,妖娆邪异感便氤氲开来。
可怜他从头至尾都在犯“错”,不仅不愿脱身,反而还一猛子扎进渊狱里越陷越深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0 )

© MOUJI | Powered by LOFTER